常州市江川新闻网

你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军事新闻 >

军事新闻

文在寅:不追求吸收统一,亦不谋求人为统一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点击数: 发布时间:2018-05-04 22:24:45

 2018年4月27日,板门店韩方一侧“和平之家”门前,刚检阅完仪仗队的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与韩国总统文在寅走到观礼台下,与出席2018朝韩领导人会晤的南北军政高层握手致意。身着军装的朝鲜人民军总参谋长李明秀次帅和人民武力部长朴永植大将向文在寅行军礼,但同样身着军装的韩军联合参谋本部议长郑景斗大将仅与金正恩握手致意,且没有弯腰或低头。

韩国军方随后表示,虽然身着军服的军人在室外原则上用敬礼致意,但迎接外部人士时也可用握手替代敬礼。韩联社指出,郑景斗不合常规礼节的举动是因为韩军仍将朝军视为“敌方”,军部首脑无法向“敌方”领导人敬礼。出于同样的考虑,韩国国防部长宋永武与金正恩握手时也没有像其他随行文官一样低头欠身。

宋永武和郑景斗的礼节顾虑再次提醒人们:虽然2018年以来朝韩关系迅速升温,但半岛事实上仍处于战争状态。自1953年7月27日朝鲜人民军、中国人民志愿军同联合国部队签订《朝鲜停战协定》以来,朝鲜战争状态从未正式结束。朝韩军队在陆上、海上多次爆发军事冲突,一条遍布铁丝网、地雷与警戒哨所的分界线将半岛分裂为难通声息的两个世界。

长期无法改变战争状态,使得朝韩两国的正常交往、合作成为空谈。当一名朝鲜士兵于2017年11月在板门店越界叛逃到韩方一侧时,文在寅政府竟没有任何渠道与朝方联络。韩国统一部长赵明均事后对媒体感叹:“因为所有直接沟通渠道都被切断,我们在发生这种意外情况时无法向北方传递我们的信息。”

不过,宋永武和郑景斗出现在4月27日的板门店“和平之家”,本身就有打破战争敌对状态的意义。“和平之家”此前只进行非军事会谈,最初外界没有预料到在这里举行的领导人会晤能覆盖军事议题。一个细节是:直到4月26日,韩国总统府青瓦台才宣布三军领导机关联合参谋本部负责人郑景斗将出席会晤。

此前,朝韩双方在2018年进行的两次高级别会谈、三次特使团或高级代表团互访都没有军方将领参与。除了郑义溶特使团访朝六项成果中有“为缓和军事紧张设立首脑热线”外,双方没有达成公开的涉军议题共识。

“终结半岛目前不正常的停战状态并建立牢固的和平机制是刻不容缓的历史使命。”当地时间4月27日下午17时58分,文在寅与金正恩共同签署了《为促进半岛和平、繁荣、统一的板门店宣言》(以下简称《板门店宣言》)。与外界最初的预想不同,《板门店宣言》用大篇幅解决军事议题,在“缓和半岛军事紧张,消除战争风险”和“构建牢固的永久和平机制”两大主题下列出6条与改变、终止敌对状态相关的具体措施。

“该宣言是从实际上、制度上保障半岛和平的起点。”韩国青瓦台秘书室长任钟晳随后表示,“两位领导人就双方停止一切敌对行为达成书面协议,为双方今后将此付诸实施提供有力保障。”任钟晳同时表示,下一步最重要的工作是设法将领导人达成的共识落到实处。

而这并非一朝一夕之事。

两步走出第一步

“我所追求的全部只有和平。”在2017年德国科尔伯基金会演讲中,文在寅强调。这位脱北者出身的总统把“将持续六十余年的不稳定停战机制转换为持久和平机制”列在他的统一政策第二位,仅次于“和平解决朝核问题”。根据韩国政府在第三次领导人会晤前发布的文件,文在寅甚至“明确表示不希望朝鲜政权崩溃,不追求吸收统一,亦不谋求人为统一”,只追求与朝鲜方面共同创建“和睦共处的韩半岛。”

 

4月27日,朝鲜国务委员会委员长金正恩(左二)与夫人李雪主(左一)和韩国总统文在寅(右二)与夫人金正淑在板门店韩方一侧的“和平之家”。

朝鲜领导人金正恩也将“结束战争状态”视为南北关系正常化的前提。2018年1月15日,朝鲜中央通讯社发文解读金正恩在新年致辞中提出的和平建议。文章指出:“像现在这样,非战非和的不稳定局势持续的情况下,北方和南方不能就改善关系问题认真地促膝而谈,也不能向统一径直前进。”

文在寅和金正恩并非最早认识到“结束战争状态”重要性的南北领导人。2007年,时任韩国总统卢武铉和朝鲜领导人金正日在第二次朝韩领导人会晤时就商定,会见与朝鲜战争直接相关的第三、四方首脑,协力推进结束战争状态宣言方案。

但是,今天半岛南北双方领导人处理结束战争状态问题的政策更灵活。2018年4月26日下午,在韩国高阳的第三次朝韩领导人会晤新闻中心,文在寅总统元老顾问团成员、韩东大学教授金俊亨提出:文在寅政府不会像卢武铉政府那样先进行四方会谈,再发布结束战争状态宣言。

“和第一次世界大战一样,朝鲜战争的结束战争状态宣言与《和平协定》可以一起签署,也可以分开进行。”金俊亨表示,“《和平协定》需要其他相关国家参与,但结束战争状态宣言不需要。这一次,只要双方领导人宣布结束战争状态,就是非常重要的。”

次日达成的《板门店宣言》确实采用了“两步走”战略。宣言一方面正式宣布结束朝鲜半岛战争状态,一方面提出“为建立牢固的永久性和平机制,努力促成韩朝美三方会谈或韩朝美中四方会谈”。根据韩国统一部发布的《文在寅的韩半岛政策》文件,下一步韩国政府将推动签署国际层面的《半岛和平协定》,这将成为四方会谈的重要议题。

根据《文在寅的韩半岛政策》,《半岛和平协定》的签署需要国内、南北双方与国际三个基础。国内层面,文在寅政府“正努力与国民积极沟通”,力求国民就南北关系达成社会共识,在《和平协定》前首先在国内通过《统一国民协约》。但是,韩国国内对半岛和平问题观点不一,积极要求先持有核武器再与朝鲜和谈、反对文在寅对朝政策的国会第二大党自由党党首洪准杓此前在2017年大选中获得了四分之一韩国民众的支持。

韩国青年一代对朝鲜的态度更显微妙。韩国峨山政策研究院2011年到2016年的民调显示,在不同年龄层次的韩国人中,20岁到30岁的年轻人群体认为“朝鲜半岛将爆发战争”的比例最高,每一年的民调中都有超过半数的年轻人认为半岛将有一战。在该机构2017年的另一项民调中,过半数韩国人认为朝鲜人是“自己人/邻居”,但年轻人中持有这一观点的只占该群体的32%,更多的年轻人将北方同胞视为“陌生人/敌人”。

朝鲜政府对南方的敌对声音非常敏感。今年南北关系缓和以来,朝中社就洪准杓等人的言论发出多篇社论,用“可耻”“疯狗”等词汇形容反对声音。朝鲜民族和解协议会发言人更明确表示:“南朝鲜当局迁就并默认给朝鲜的诚意和努力泼冷水的蛮横无理的妄动继续发生的做法,使朝鲜不仅感到失望,进而怀疑其改善北南关系意志。”如果无法控制国内舆论走向,文在寅政府的诚意将面临北方的质疑。

在“结束战争状态”议题的国际层面上,朝鲜政府很关注驻韩美军。作为朝鲜战争遗留的军事部署,美国撤军问题一直困扰着半岛和平进程。今年以来,朝中社多次在评论中将美军在半岛的军事行动列为“长久以来真正的和平与稳定没有降临朝鲜半岛和地区的根本原因”。但文在寅政府从未展现希望美军撤出的态度。

韩美联合军演,就是南北双方立场的试金石。此前,韩国总统特使郑义溶访问平壤后说,金正恩在3月5日会面时表示理解联合军演的必要性。但当韩美宣布联合演习将于4月1日重启后,朝中社仍谴责重启军演将半岛“推向战争边缘”。韩美两方的回应是:军演照常进行,直到第三次领导人会晤的前一天。

4月27日,朝韩双方没有在《板门店宣言》中就驻韩美军和韩美联合军演问题发表共同意见。次日,朝中社在社论中再次强调:“每当在朝鲜半岛降临民族和解、团结与和平气息时,都对之泼冷水的捣乱者不是别人而正是美国,这是众所周知的事实。”而到目前为止,韩国政府仅如此回应撤离驻韩美军的问题:“韩美同盟不仅是韩国外交与安全政策的根基,也是维护韩半岛、亚太地区和平与稳定的核心主轴。”

“天安舰”阴霾犹在

“南北关系不好时,我们的生活受到影响,很不方便。”2018年4月,金东久(音)对《中国新闻周刊》记者表示。这位村长管辖的大成洞“自由村”紧邻朝韩军事分界线,与朝鲜的“和平村”隔铁丝网相望。

朝韩领导人会晤前夕,《中国新闻周刊》记者探访了这座特殊的村庄。在《朝鲜停战协定》中,南北双方同意各自在非军事区设立一个聚居区。从韩方“自由村”眺望朝方“和平村”,可以看到一座飘扬着朝鲜国旗的高塔。几十年来,双方在旗杆的高度上进行对抗,目前朝方的国旗塔比韩方高出60米。

“这里能清楚听到北边的扩音喊话,内容多是一些宣传歌曲。”金东久向《中国新闻周刊》介绍。韩国政府则默许教会团体于每年圣诞前夕在边境金浦市摆放并点亮大型圣诞树。数公里外的朝鲜居民可以清晰地看到这座高达三十米的巨型灯塔。

比宣传战更危险的是边境冲突。1997年,“自由村”一对母子在采摘橡果时被朝鲜士兵带走,五天后被释放。更早的1975年,一位20岁的农场工人消失在这里。韩方称他“遭到绑架”,而朝方称“他自愿跨过了边界”。总之,他再也没有回来。

2000年第一次朝韩领导人会晤后,边境局势有所缓和。双方曾在2004年达成协议停止边境宣传,直到2010年发生“天安舰”事件才恢复,但已不像最初那样激烈。2011年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日去世,韩国政府即要求教会停止摆放大型圣诞树。除朴槿惠执政时期外,韩军对朝扩音喊话也长年处于不实际使用状态。《中国新闻周刊》记者到访“自由村”时还得知,为迎接2018朝韩领导人会晤,今年4月23日朝韩双方已暂停边境宣传。

“对于南北首脑会谈,村民们都非常欢迎,也非常期望能够带来和平和新的开始,仿佛是在连绵的阴雨中看到了一线阳光。”会晤开始前,金东久对《中国新闻周刊》表示。

如今,朝鲜战争走向“结束战争状态”,边境宣传也从“暂停”走向“终止”。在4月27日达成的《板门店宣言》中,朝韩双方决定在地面、海上、空中等一切空间全面停止引发军事紧张和冲突的敌对行为。

为落实这一举措,《板门店宣言》规定双方自5月1日起在军事分界线一带正式停止包括扩音喊话、散布传单在内的一切敌对行为,并撤走工具,将非军事区(DMZ)打造成和平地带。

在与韩国政府密切合作的非政府组织“非军事区论坛”主席霍尔·希利看来,非军事区应该是一座“自然和平公园”。在其发表的论文中,希利表示:非军事区为许多濒危珍稀物种提供了栖息地,并成为一些候鸟从俄罗斯飞往澳大利亚的中转地。当宣传工具被全部撤走后,目前尚不清楚朝韩双方将如何利用这片“和平地带”,希利给出的建议是设立自然保护区,并“用来研究一处地区在五十年无人利用后的情形”。

终止陆上分界线的宣传战是几度暂停后的水到渠成,但《板门店宣言》提出的海上和平区建设将面临更多挑战。与陆上边界不同,《朝鲜停战协定》没有划定半岛西部海域(即黄海,韩国称西海)的分界线,韩美确定的“北方界线”与朝鲜划定的“南方警戒线”相互重叠,重叠区域中的延坪岛、白翎岛、大青岛附近海域多次发生炮战与海战。最近一次冲突爆发于2010年11月23日,朝鲜在韩军例行军演期间炮击韩占延坪岛,韩军随即还击,双方均有伤亡。

2007年,朝韩领导人卢武铉与金正日曾就西海问题达成共识,先在冲突地区进行经济合作,然后通过合作形成和平地带。卢武铉在回忆录中将之称为“搁置根本性问题,退而求其次”。但次年上台的李明博政府否定西海经济合作,“和平地带”也就无从谈起。

2018年4月27日,在正式会谈开始前,金正恩向文在寅主动提到“对朝军炮击感到不安的延坪岛居民对今日韩朝首脑会谈寄予厚望”。朝韩领导人最终达成的共识一步到位,《板门店宣言》决定将西部海域北方界线一带打造成和平水域,防止突发性军事冲突,确保渔业生产安全。

文在寅政府做出了巨大让步。将“北方界线”与“南方警戒线”的冲突区域设为和平水域,意味着实际控制该地区的韩国军队必须从区域内的三座岛屿上撤离,相关水域的韩美例行军演也将终止。今年2月13日,韩国国防部宣布已经与朝鲜军方重启暂停一年多的西海问题军事热线,但目前军方尚未公布韩军撤离冲突地区的计划和时间表。

南北双方围绕西部海域历史问题的争论,也将为和平水域的设置带来重大影响。卢武铉曾回忆,韩国国内将北方界线视为国民献出生命保卫的战线,“实际上双方都有很大牺牲”。朝鲜授予阵亡官兵烈士称号,韩国则设立纪念碑、“纪念周”,并以海战阵亡官兵的姓名为新建导弹艇命名。

但文在寅政府的最大难题是“天安舰”事件。2010年3月26日晚,韩国海军“天安”号护卫舰在白翎岛和大青岛之间巡逻时突然沉入海底,舰上46名官兵死亡。韩国军方公布的调查报告认为朝鲜潜艇的鱼雷攻击造成了这一悲剧,时任韩国总统李明博表示“朝鲜将为此付出代价”。面对指控,朝鲜国防委员会发布声明,称韩方的调查报告纯系捏造。双方的争论一直持续至今。

文在寅政府在“天安舰”事件上并未改变李明博政府的结论。据韩联社报道,2018年2月28日,韩国国防部长宋永武在接受国会质询时表示相信“天安”号是朝鲜击沉的。与此相对,朝中社则在4月10日的社论中继续强调“天安舰”事件是李明博“逃脱穷途末路的统治危机而故意炮制的特大阴谋”。

虽然无意改变观点,但文在寅政府有意为“天安舰”事件降温。今年2月26日,统一部发言人白泰铉被记者问及韩方是否向朝方提及“天安舰”事件时表示:“希望各方能从大局出发,以面向未来的视角理解朝鲜代表团访韩。”4月3日的青瓦台记者会上,总统府官员对涉及“天安舰”的问题同样不予置评。

当被韩国舆论视为“天安舰”事件主谋的朝鲜劳动党中央副委员长金英哲于冬奥会期间率团访韩时,文在寅亲自接见。韩国国防部长宋永武和国情院长徐薰则先后在国会表示不能将事件归责于这位前任朝鲜侦察总局局长。

然而,韩国社会和国会保守派议员不断以此攻击文在寅政府。朝鲜官方则向南方施压,要求文在寅政府于清算李明博之际重新调查“天安舰”事件。4月10日,朝中社发布社论《必须清算“天安”号积弊》,称“标榜清算保守派积弊、改善北南关系的现当局还在沉迷于‘天安’号事件的深渊”。韩国保守派主流媒体《朝鲜日报》则称:“朝方否认击沉天安舰,韩政府缄默容忍嘲讽。”

“我希望借这次相遇,化解所有的伤痛。”4月27日晚,文在寅在欢迎金正恩的晚宴上如此祝酒。但“天安舰”事件的伤痛显然不能杯酒释怀。坚持“天安舰”事件系朝方所为的文在寅政府如何回应平壤政权“查清天安号沉没事件真相,彻底清除改善关系的绊脚石”的要求,将成为西部海域和平区实现与否的关键。

“我们将永远不会倒退回去”

“我们还有一些小小的冰山要面对,还有很长的路要走。”2018年4月27日,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在欢迎晚宴上表示。在“结束战争状态”问题上,除了具体分歧,朝鲜政府担心的“冰山”还包括韩方会在未来由于政权更迭不履约。

《板门店宣言》达成的次日,朝中社在评论中将“北南关系历史的深刻教训”概括为:“心里藏刀,不能谈真正的和解与团结,即使达成什么协议,也会顿时化为乌有。”2007年,第二次朝韩领导人会晤形成了部分解决“结束战争状态”事宜的《10.4宣言》,但两个月后,对朝强硬的李明博当选为韩国总统,南北关系迅速恶化,《10.4宣言》成为空谈。2010年“天安舰”事件后,朝鲜宣布废除《朝韩互不侵犯协议》,“结束战争状态”问题回到原点。

“作为朝鲜来说,既然签订协议就需要双方一起履约,在对方无法履约的前提下,没有必要自己单方面履约。”韩国统一部前部长李钟奭在接受《中国新闻周刊》采访时表示,“总的来说,(半岛问题没有可持续解决方案)责任不是单方面的,各方都有责任。”

“过去的会谈在执政的中期或者末期才达成协议,因为政权的更替无法实现。”4月27日会见金正恩时,文在寅主动提到了韩方曾经的“失信”。与以往不同,在板门店举行的领导人会晤开始于文在寅总统任期的第一年,文在寅说:“我们的进展速度能够继续这样保持下去就好了。”

但是,《板门店宣言》的部分内容很难在一个总统任期内完成。除了宣告“结束战争状态”和全面终止敌对行动,宣言还计划在消除目前的紧张局势后分阶段裁军。对此,韩国政府表示正在研究“能让南北之间达成的共识一贯执行且不受政权交替影响的方案”。

文在寅信心满满:“我们将永远不会倒退回去。”4月27日晚,他手举酒杯,向南北来宾表示,“如果我们齐心协力,我们可以在短时间内走完很长的路。在这片土地上,将没有人能受到战争的伤害。”

文在寅政府还有更远大的构想。根据《文在寅的韩半岛政策》,韩国政府将在解决首要的和平目标后构筑半岛新经济共同体,甚至通过与朝鲜及周边国家合作,将半岛北方与美国“印度-太平洋”战略、中国“一带一路”倡议和俄罗斯“新东方”政策对接。文在寅期待半岛与周边国家通过经贸往来提高相互依赖度后,整个东北亚将走上和平与共同繁荣的道路。

或许这些计划尚显遥远,但可以肯定的是:如果《板门店宣言》宣告结束战争状态和全面终止敌对行动的条款实施顺利,在本次会晤中被文在寅、金正恩提起的大成洞“自由村”村民和延坪岛居民将不再每日为边境冲突、宣传战和炮击担忧。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5 常州市江川新闻网 ALL RIGHTS RESERVED.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