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州市江川新闻网

你现在的位置: 首页 > 体育新闻 >

体育新闻

触目惊心的骨折图片!贾宗洋就用这伤腿拿银牌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点击数: 发布时间:2018-02-19 22:23:11

 凤凰体育讯(记者刘璐莎韩国平昌报道)“跟别人聊天,我说是练自由式滑雪空中技巧的,他们都不知道这是个什么项目;”齐广璞说。

“现在跟别人说我练的是空中技巧,他可能会说,是翻跟头那个项目吗?”

即便自由式滑雪空中技巧是中国唯一实现金牌零的突破的雪上项目,但在过去的12年里,该项目极少被非专业人士关注,直到北京-张家口成功申办2022年冬奥会才有所改观,用齐广璞的话说,“虽然还没到大众普及的程度,但已经被一些人了解,知道我们是干啥的……”

平昌收获2银1铜

与金牌差0.46分

四年前的索契冬奥会,徐梦桃最后一跳落地时没有站稳,收获了一枚银牌,赛后流下了不甘心的泪水;时隔四年,徐梦桃告诉所有人,平昌不相信眼泪,可结果总是令人意外,决赛第二轮她在落地时重重摔倒,无缘最后一轮,26岁的徐梦桃面对镜头想忍住眼泪,还是哭了……

同样第三次征战冬奥会的老将张鑫和首次出征的孔凡钰面对卫冕冠亚军纷纷失误的局面,顶住压力,分别收获了银牌和铜牌。

男子决赛中,作为该项目冠军的有力争夺者,齐广璞第二跳时出现了失误,而四朝老将刘忠庆在落地时摔倒,决赛最后一轮少了两位中国选手的身影,只剩贾宗洋孤军奋战。

 

贾宗洋0.46分之差错失金牌

贾宗洋最后一跳平稳落地,位于平昌的凤凰雪上公园观众席上的中国人沸腾了,两位韩国大哥分别转身跟我击掌,似乎是在提前恭喜中国队的首金诞生。1分钟后,分数显示在大屏幕上,128.05分,与乌克兰选手阿巴拉门科相差0.46分,亚军属于贾宗洋。

至此,本届冬奥会自由式滑雪空中技巧的比赛全部结束,作为唯一一支拿满参赛资格的中国雪上项目队伍,中国队收获了2银1铜,0.46分之差,阻止了贾宗洋创造新的历史。

冬奥金牌有多难拿

在夏季奥运会中,我国的优势项目往往具备绝对实力,例如跳水、乒羽、举重这些绝对优势项目,每届奥运会上中国队都会捧回几枚金牌,区别只是拿多拿少而已。但是冬季项目则相差很多,拿最具竞争力的短道速滑和自由式滑雪空中技巧项目来说,即便作为“优势项目”,中国队也仅仅是几个冠军有力竞争者其中之一。更何况,这些项目在你具备实力的基础上,往往比赛结果还要受到运气成分的影响,这也导致了,没有一块冬奥项目的金牌,在开赛前就能“手拿把掐”。

从中国队的夺金历史也可以看到这一点,直到2002年盐湖城冬奥会,中国代表团才由大杨扬在短道速滑女子500米项目上收获第一枚冬奥金牌——尽管短道速滑一直是我们在国际上具备竞争力的项目,而且它也不是我国唯一具备竞争力的冬奥项目。

自由式滑雪空中技巧同样如此,尽管最近四届冬奥会都有中国队员站在领奖台,但只有韩晓鹏在2006年都灵冬奥会决赛中以2.09分的优势力压白俄罗斯选手达辛斯基,为中国实现了雪上项目冬奥金牌“零的突破”,其他三届中国队都无金牌入账。

无法规避的偶然性

夺冠比实力也比“运气”

如果一个练自由式滑雪空中技巧十几年的老将说,这个项目在比赛里运气挺主要的,千万不要觉得他在找借口,这可能是他职业生涯中无数血淋淋的事实后留下的感言。

自由式滑雪最初作为表演项目登上1988年冬奥会的舞台,分为雪上技巧、空中技巧和雪上芭蕾三个子项。1994年利勒哈默尔冬奥会,空中技巧正式成为比赛项目,男女冠军分别被瑞士和乌兹别克斯坦运动员收入囊中。

此后的24年里,又进行了7届奥运会,从未有任何一名运动员在该项目上卫冕。查看历届冬奥会榜单会发现一个残酷的事实,无论男子还是女子项目,过去一届冬奥会的冠军,在下一届比赛中,均未出现在领奖台上。

 

7届冬奥,男子空中技巧奖牌榜

 

7届冬奥,女子空中技巧奖牌榜

拿本届平昌冬奥会来说,男子比赛中,现世界排名第一的俄奥运选手布罗夫,以及该项目卫冕冠军、白俄罗斯人库什尼尔均在预赛中出现失误,连决赛资格都没拿到;而女子比赛,上届冬奥会冠军白俄罗斯的茨佩尔和亚军徐梦桃在决赛第二轮中纷纷摔倒,无缘关乎奖牌争夺的最后一跳。

齐广璞在冬奥会之前接受凤凰体育专访时坦言,对于冬奥会自己已经做好了99% 的准备,“最后那一下,主要还是看这么些年的积累,技术是一方面,还要看运气的成分。像我们这个项目靠天吃饭,所以环境的因素也是很大的,主要看当时谁的运气更好一点吧。”

昨晚,好运没有站在齐广璞这一边,近三年来,齐广璞一直在世界赛场帮助中国队捍卫着项目优势,据统计,索契冬奥会后中国男队全部的24枚(13金)世界杯、世锦赛奖牌中有16枚(10金)出自齐广璞,可他在决赛第二轮落地时,偏偏落坑里了,“我已经尽我所能的发挥出来了,也完成得很出色了。最后一跳落坑里,能挣扎出来,我已经用尽浑身解数了,”赛后齐广璞说。

徐梦桃没有把自己的摔倒归结为运气欠佳,她说“速度太慢,落在了平台儿上”。通过比赛回放,根据队员身后体现风力的旗子可以发现,徐梦桃出发时遇到了强劲的逆风,使得选手滑行速度太慢,而该项目腾空前的助跑是没有人力左右的自由滑行,这让徐梦桃在完成一套动作后落在了平面与斜坡分界的平台上,摔倒不可避免。

贾宗洋也认为,自己练的这个项目不确定性很大,大到每一跳完成之前,他都不确定这一天是否能安全度过。“也不知道这个难度自己驾驭得怎么样,天还冷,风还大,假如一旦没控制好,可能就会有很严重的失误,严重的受伤。假如一旦试成功了,感觉自己都不可想象。”

伤病积重

每一跳都是在冒险

索契冬奥会前的四个月,天秤座的齐广璞度过了27岁的生日。队里技术人员兼挚友的王振炀送给齐广璞一个特别的生日蛋糕,蛋糕胚是平昌冬奥会白雪皑皑的舞台,穿着中国队队服、戴着雪镜的齐广璞站在上边,身边是那块奥运金牌。

“生日愿望就是这个(平昌夺冠)吧?”

“这个不算愿望,这个是目标。”

“那生日愿望是什么呢?”

“就是安全,安安全全地结束运动生涯就可以了。”齐广璞的这个回答令我印象深刻。

伤病两个字说起来有些抽象,搞职业体育的,谁身上不是伤痕累累,伤病对于竞技体育的直接参与者来说,似乎如家常便饭般存在。

纵观中国自由式滑雪空中技巧国家队,很多领奖台的笑脸背后,伤病的可怕程度或许都超乎常人想象。

25岁的孔凡钰,去年右腿内侧、后侧韧带受伤,整个2017赛季没有参赛,没有选择手术一直保守治疗就是为了赶上冬奥会,;33岁的张鑫,双膝半月板摘除,软骨几乎都磨没了。

而徐梦桃在2008年初的全国锦标赛上,落地时右膝前交叉韧带断裂;2016年初的全国冬运会上,决赛落地时摔倒,左膝韧带断裂,外侧半月板被摘除了60%到70%,本届冬奥会,她带着膝盖里的钢钉在雪上一次次翻腾。冬奥会结束了,她终于可以做手术把膝盖里的钉子摘走了。

 

徐梦桃伤痕累累

而贾宗洋,则是中国队内唯一遭遇过小腿胫腓骨粉碎性骨折的运动员。2015年的一次意外,贾宗洋左腿三处粉碎性骨折,这通常意味着运动员的职业生涯将就此终结,不过贾宗洋还是挺了过来,“那年受伤,对我来说影响挺大的,特别煎熬,天天康复训练,重复一样的动作,非常非常折磨人”。

 

运动员不易

接受凤凰体育专访时,贾宗洋说,自由式滑雪空中技巧这个项目,练的是胆量,挺吓人的,“其他人根本体会不了,包括我的父母”。

贾宗洋说,“每次训练和比赛是的那种感觉,就跟坐过山车一样,只是没有防护措施。真的是这样。很吓人的一个瞬间,但也很刺激。”

训练艰苦

从雪山到泳池

虽然几乎每个人都在说运气很重要,但运气是建立在实力的基础上的,只有成为世界上最好的那几名运动员之一,你才有资格在决赛中去谈运气。而实力,则来源于平日里艰苦卓绝的训练。

寒冷的冬季,队员们长时间在沈阳体育学院和内蒙古的阿尔山训练;阿尔山的冬天气温始终在零下20度以下,因为那里下雪早、化雪迟、水质好,而成为自由式滑雪空中技巧国家队的冬训基地。每年,队员们都是从这里结束冬训,随后奔向世界各地的赛场。

除了陆上训练,水池训练也是自由式滑雪空中技巧国家队日常训练的一部分——在水池边上搭起高架滑道,运动员助滑后跳到水里,强化训练空中动作。

因此,有“雪上公主”之称的李妮娜在接受采访时说起练自由式滑雪空中技巧这个项目,学会游泳是基本的要求之一。

夏天的雪场没有降雪条件,队员们就去往位于秦皇岛的国家训练基地,夏天外训归来后,通常会在秦皇岛的训练基地进行夏训的最后一个阶段,队员们穿着厚厚的运动服,踩着雪板,一次次跳入冰凉的泳池中,从泳池爬出来时,伴着低于10度的气温,有些人会不自觉地瑟瑟发抖,但若问每一个入水的队员,他都会告诉你,习惯了,“我们从小就是这么过来的,还不如现在呢”。

“不管怎么跟爸爸妈妈讲我们的训练如何如何辛苦,他们是体会不到那种感觉的。因为比赛看的是那一瞬间,但背后的过程没看见,那个过程要是看见,我感觉任何人都会很心疼。”贾宗洋说。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5 常州市江川新闻网 ALL RIGHTS RESERVED.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