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州市江川新闻网

你现在的位置: 首页 > 体育新闻 >

体育新闻

中国采访世界杯第一人:亲历上帝之手 写稿靠国际长途口述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点击数: 发布时间:2018-06-12 14:08:25

 1986年墨西哥世界杯,广褒而热情的仙人掌国度,出现了四名中国特派记者的身影:来自《中国体育报》的程征、《新体育杂志》的饶广平,以及《足球报》的严俊君和廖德营。


他们从地球的另一端奔赴这场世界杯之约,亲眼见证了年轻时代的马拉多纳和他的“上帝之手”,目睹了阿维兰热向中国抛来的“2002世界杯”橄榄枝——他们第一次见识了世界杯看台上的“人浪”,而置身“前电脑时代”,他们甚至需要用手写稿,再用国际长途电话“传”稿回国.....

那是世界杯历史上,第一次迎来有专业报道功底的中国记者。2018年5月的一天,腾讯体育荣幸地采访到了如今被誉为阿根廷足球专家的程征老师。

万里赴约 墨西哥空乘亲驾私家车送中国记者

1986年,北外西班牙语科班出身,正值而立之年的中国体育报记者程征,和另外三名中国记者同行,踏上了飞往墨西哥的旅程。

“那年我30岁,但是在那里头算最年轻的。那个年代上大学晚,等工作了都是老同志了。我们大学毕业都28岁了。”

行前办理墨西哥签证,因为持有世界杯正式记者证,四名中国记者幸运地享受到了“绿色通道”。上世纪80年代,出国对普通国人并不容易;但如今世界大赛持证记者的签证“硬福利”,自那时就有了。

从北京起飞,经停上海、旧金山,在旧金山休息十几个小时;然后再从洛杉矶换乘前往墨西哥城的航班。

“听说我们要去采访世界杯,空乘特别热情。当我们向她打听下榻酒店与机场的距离时,她不仅耐心解释有多远多远,还主动提议说,干脆下飞机后你们等我,我开车送你们。”

辗转三十多个小时后,四名中国记者终于从北京飞抵墨西哥。空乘小姐很快驾驶着一台甲壳虫私家车翩然现身,如约把中国记者们送到了预订酒店,一路笑称“不绕远,顺道”。

尽管没有互留名字,但东道主的盛情,给中国记者留下了美好的初印象。

稿子靠手写,“传”稿全靠国际长途

1986年5月31日至6月29日,第13届世界杯足球赛在墨西哥境内9座城市中的12座球场内举行——6个小组,24支球队,总共52场比赛。

分身无术。比赛该如何跟?——程征老师们想到的办法,就是尽可能多覆盖,同时锁定重点球队。

“跟不过来......我们尽量跟。我跟了应该有十来场。重点是前两届冠军队,一个是1978年的阿根廷,一个是1982年的意大利。比较强的还有德国、巴西,都肯定要跟。”

跟队之外,如何获取其它比赛的新闻信息?此时,酒店与新闻中心比邻而居,成了绝好的“近水楼台”。

“我们好在(跟国内)还有一个时差。当时看完比赛回来,在新闻中心能拿到比赛结果。另外墨西哥媒体特别发达,每天早上赶紧过去,各个报社的报纸一大早全送来了,然后就看各种情况。”

看完新闻,进入写稿阶段——在那个“前电脑时代”,没有电脑,一切全靠手写;再然后,就是打国际长途电话,把稿子通过“念”的方式,“传”给国内留守的编辑,由后方整理出稿。

“那时候长途电话特别贵。到后第一天先给家里(编辑部)打个电话,每天约定好固定时间让他们打过来,在那之前把稿子准备好。电脑是很靠后的事了,条件比较艰苦。”程征老师笑称。

初遇马拉多纳,重逢朴实的马爸爸

第一次跑世界杯这样的大赛,在拥有外语优势之外,中国记者们想到的另一妙招,就是跟着当地记者跑——采阿根廷,就与阿根廷记者同行;采巴西,如法炮制。

“第一支采访的球队,就是阿根廷。巧了!我蒙上了。阿根廷后来夺冠了嘛。”程征老师开心地回忆道,口吻幽默。

 

程征与马拉多纳

事实上,此前一年的1985年,首届“柯达杯”世少赛在中国举行。阿根廷来了一批记者到中国采访。“来了9个人。跟他们关系不错,处得挺好。”中阿记者们就此结下不解之缘。

就这样,初来乍到世界杯,一不认识球员,二不认得路的中国记者,便跟阿根廷记者一起拼坐着甲壳虫出租车,到了阿根廷队驻地。下车后,互相一拍肩膀,你拿几块钱,我拿几块钱,分摊着付了出租车费。

“这也是我第一次接触AA制。”程征老师笑称。

这,也是后来被誉为阿根廷足球专家的程征老师,职业生涯第一次采访阿根廷队。同时,也是他与年轻的马拉多纳初次面对面。

当天的训练结束后,各国记者们一涌而上,将马拉多纳团团围住——16岁率队夺得世青赛冠军,17岁成为阿甲联赛史上最年轻本土射手王,两年前以创纪录的750万美元加盟意甲那不勒斯的阿根廷球星,这一年25岁,鹤立鸡群,星光熠熠。

“马拉多纳身边围的(记者)最多,围了10来个人。围绕其他运动员的就比较少了。”

令人意外的是,现场居然还有马拉多纳的父亲、老马拉多纳。凭借外语优势和一年前在中国的邂逅之缘,程征老师亦跟老马聊起了家常。

“他爸挺朴实的,一个普通平民家庭。马拉多纳的小弟弟是世少赛阿根廷队的明星,所以当时他爸妈全跟着来中国了,比较熟。”

见证阿维兰热的中国情缘

“2002年世界杯,本来是咱们(主办)的。”回顾1986年世界杯的见闻,程征老师出人意料地如此曝料。

“第一次提出把2002年世界杯让中国来办,这是时任国际足联主席的阿维兰热在这届世界杯上主动提出来的。”他正色道。

 

程征与日本记者

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墨西哥世界杯渐入佳境。在中后期的一次新闻发布会上,就在人气王马拉多纳答完记者问离席后,阿维兰热开始讲话,公开提出“希望2002年世界杯能够让中国来举办”。

“说得很明确。但这些新闻谁都没抓住,因为新闻发布会开了几次,很多记者都不去了,因为听不懂。”当时,坚持参加发布会的程征老师,成为这幕历史为数不多的见证者。

“阿维兰热为什么想把世界杯放在中国呢?因为他对中国印象太好了。为什么?因为前一年的柯达杯,办成非常成功。”

1985年,改革开放、积极向上的中国,让阿维兰热看到了世界杯新的希望。来自巴西的老人,甚至“喜欢骑着自行车在中国的街上转”,“对中国很感兴趣。”

或许是历史的捉弄,最后的结果众所周知——日本和韩国,联手成为2002年世界杯的东道主;而中国,也在这届世界杯上成就了第一次,也是迄今唯一一次进军世界杯的壮举。

荣幸亲历“上帝之手”

1986年世界杯给后世留下诸多津津乐道的奇闻趣事。“一代天骄”马拉多纳在四分之一决赛英阿大战中上演的“上帝之手”,必须是绕不过去的话题。

开赛前,四年的福克兰岛战役还历历在目。阿根廷在战场上的惨败,让所有阿根廷人都期待着马拉多纳带领阿根廷队,在对英格兰队获得一场胜利来获得一丝安慰。最终,马拉多纳攻入两球。他在下半场比赛中,先是用手打进一球。而第二球是连过六人的进球,被评选为足球历史上的最佳进球,阿根廷以2-1的比分淘汰英格兰。

程征老师当时在阿兹特克体育场的记者席上,亲眼见证了这一历史性的时刻。

“比较荣幸!我那个位置特别好,正好在上帝之手的那一侧,在主席台左侧。而且,连过六个人的那个球,也发生在那一侧。我都看见了,很清楚。”

如此精彩的“世纪进球”,在程征老师的记忆中,现场看台“反应一般”,“因为特别快,没有回放。”

然而,纵使没有电子大屏幕回放,没有门线技术,没有种种如今已成为世界赛场标配的高科技便利,但1986年世界杯仍然带给了中国记者们无与伦比的震撼。

“人浪那时就开始了!墨西哥观众特别热情,女球迷很疯狂。国际足联特别愿意在墨西哥比赛,球迷声音好听,整个助威的场面也好看。”后来,中国记者们但凡不在埋头写稿的,都会跟媒体席上的各国记者一样,跟着热情的观众一起做人浪,一起嗨。

“热情的生命与灵魂”——这,正是继1970年之后,再次在墨西哥举行的1986年世界杯,它的口号。

结语:

自1990年意大利之夏始,中国记者开始大批涌入世界杯赛场。同一年,央视开始现场直播世界杯。这股热潮在2002年世界杯达到顶峰,超过200名中国记者赶赴了中国足球迄今为止与世界杯的唯一一次因缘际会。俄罗斯世界杯,将再次见证中国媒体大军的到来。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5 常州市江川新闻网 ALL RIGHTS RESERVED.网站地图